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料

爆破業急速崛起 監管漏洞令人憂

時間:2012-08-22 16:03:08

近幾年來,城市爆破拆除一浪高過一浪,廣州舊體育館、全國總工會舊樓、寧波鎮海發電廠150米大煙囪、溫州中銀"爛尾樓"等,都是通過爆破方式成功拆除,瞬間的完美一爆給人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僅如此,在三峽工程、西氣東輸、南水北調等重點工程建設中,爆破已成為工程建設不可缺少的開山斧鉞。伴隨著我國工程建設和城市建設的飛速發展,爆破作為一個新興產業正在我國急速崛起。但與此同時,遍地開花的爆破由于監管不到位,導致安全事故頻發,令人擔憂。

爆炸聲中崛起一個大產業

2001年的廣州舊體育館爆破拆除還叫人記憶猶新。5月18日12時09分,4.3萬平方米、有45年歷史的廣州舊體育館在3.5秒內灰飛煙滅,被成功爆破拆除。廣州舊體育館爆破拆除因其難度系數大、爆破設計方案無懈可擊而被稱為我國爆破史上規模最大、世界爆破史上運用技術最新的一次工程爆炸。這一次"完美爆炸"經全國近百家媒體爭相報道后,在國內外產生深遠影響,工程爆破也從此逐步走進人們的視野。

此后,爆破拆除被大量運用到城市建設中:2003年9月9日凌晨1點,北京引爆了近30年最大規模的一次爆炸--爆破拆除10850平方米的全國總工會大樓;2003年12月7日16時整,寧波鎮海電廠150米高的大煙囪被爆破拆除,此次爆破被稱為"摩天煙囪亞洲第一爆";今年5月18日早晨6時正,矗立在溫州市區8年之久、高達94.5米的溫州中銀大廈腐敗"爛尾樓"也在一聲巨響中轟然倒地,這座令溫州人最為心痛的腐敗樓從此壽終正寢。

在一聲聲此起彼伏的爆破聲中,我國爆破產業也破殼而出,迅速壯大。據中國工程爆破協會介紹,我國爆破產業是伴隨著改革開放而發展起來的,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開始迅速崛起,每年消耗炸藥數和產值呈爆炸式上升。一份統計數據顯示,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我國每年工程爆破炸藥消耗量約為80萬噸左右,而十年后的今天,每年消耗炸藥達到130萬噸。全國專門從事工程爆破的公司超過2000家,技術人員從初期的幾百人猛增至3萬人。

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高級爆破工程師、廣東宏大爆破工程公司總經理鄭炳旭因多次成功主持和實施爆破拆除復雜工程,而被人們所熟知。他告訴記者,目前廣東每年工程爆破(不含礦山)消耗炸藥在6萬噸左右,年產值超過10億元,全國爆破產業年產值估計超過200億元。他說,隨著我國能源等重大工程和城市建設工程紛紛上馬,我國爆破產業的市場空間將進一步釋放。

技術不甘人后 爆破業亟待做大做強

我國爆破產業真正大發展盡管只有10年,但我國爆破工程技術人員在實踐中不斷摸索和創新,爆破技術不遜于西方國家,在某些方面甚至還占有優勢。

鄭炳旭說,目前工程爆破中使用較多的是淺眼爆破、深孔爆破和洞室爆破等爆破方法,這些爆破方法在西方國家已運用很多年,我國爆破技術雖然起步晚,但這些爆破技術并不比國外落后,比如在城市爆破拆除方面,我國工程爆破技術人員進行了大膽探索和創新,國外能做的,我們都能做到,而且成本比別人低很多。

在2003年12月7日爆破拆除寧波鎮海電廠150米高大煙囪時,由于煙囪與廠房間隔很近,如果采用傳統的一次爆破,勢必造成較大破壞。為了做到安全爆破,鄭炳旭率領工程技術人員多方論證,大膽采用"折疊爆破"的方式,即先引爆煙囪中部的炸藥,然后在間隔一秒后再引爆煙囪底部炸藥,通過兩次爆破使煙囪成折疊狀倒塌。爆破結果最終達到預期目的,在國內外引起重大反響。

爆破逆做法,這也是我國在爆破實踐中探索出來的絕活。這種中國獨創的爆破方式就是利用"毫秒微差技術"在一座大廈地下室進行爆破開挖,每隔50毫秒引爆一次,1秒內共引爆200次,而大廈內的商業和工作環境絲毫不受影響。這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廣州的新中國大廈就曾成功使用了這種爆破方法。

鄭炳旭告訴記者,目前宏大公司正在與國內有關科研機構合作,研制生產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炸藥車。這一工程上馬后,將結束我國爆破工程設備長期依賴國外的局面,填補國內工程爆破技術空白。

中國工程爆破的巨大市場已引起了國外爆破巨頭的極大興趣,目前澳大利亞澳瑞卡炸藥公司、德國杜邦公司等國際大公司已進入中國市場,搶占商機。鄭炳旭說,我國專業爆破公司雖然發展迅猛,但有實力、能參與國際競爭的公司不多,因此我國爆破產業亟待做大做強,不僅要在本土市場站穩腳跟,還要走出國門,在國際市場上磨練成長。

成長的煩惱:爆破市場混亂亟需規范

在欣喜看到中國爆破產業迅速發展的同時,鄭炳旭也表露了他對中國爆破產業現狀的深深擔憂。

鄭炳旭說,目前中國爆破市場還不太規范,對爆破行業規范性的法律法規嚴重滯后,埋下了安全隱患。

爆破工程招投標混亂,安全事故層出不窮。據介紹,目前我國對工程爆破只有《爆破安全規程》和《民用爆炸物管理條例》兩個技術規范性法規,但這兩個法規并沒有對實施爆破公司的資質、爆破工程的招投標等市場行為做出規范,導致管理漏洞較多。許多工程爆破招投標不看資質,誰出的標的低就給誰,造成專業資質爆破公司吃不飽,而沒有資質的爆破公司卻四處攬活。此外,由于缺乏監管性規定,目前許多爆破工程的招投標中轉包分包現象相當嚴重,很多毫無爆破技術力量的普通施工隊也紛紛加入到爆破行業中,導致安全事故不斷。

今年5月27日,廣東東莞市一水泥廠在拆遷過程中發生水泥塔樓突然倒塌事故,導致5人死亡。鄭炳旭說,這一事故的發生就是由于施工隊伍不具備專業資質、不按規程實施拆除而導致慘劇發生的。事后,東莞市才重新向專業爆破資質公司進行招標,但巨額損失已造成。鄭炳旭還告訴記者,上海地鐵曾發生的坍塌事故,也是操作不規范而造成的。

廣東省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有關負責人指出,近年來工礦企業安全事故頻發,主要是政府對工程施工監管手段落后、不到位,企業不重視安全生產,不增加安全投入,社會監督支持機制不健全,安全服務服務市場化程度低等原因造成的。

雷管炸藥監管不到位,危脅社會安全。鄭炳旭說,工程爆破是一項專業性很強的工作,需要專門工程技術人員來進行操作,但我國目前許多爆破公司專業技術缺乏,有些所謂的"專業技術"人員也沒有取得建設部頒發的專業資質證。不少公司為了節省成本,往往招聘沒有專業技術知識的農民工進行爆破作業,安全難以保證。

雷管、炸藥的運輸和保管必須由具有資格證的專門人員進行全過程跟蹤管理,但目前不少爆破公司的雷管、炸藥交由一般民工管理,工程爆破完后也不對剩余雷管、炸藥進行清理入庫,監管漏洞百出,不少雷管、炸藥被人販賣,流入社會,嚴重威脅社會安全。鄭炳旭告訴記者,為了加強對雷管的管理,有關部門在雷管上采取了打碼的方式,以掌握其去向,但不少雷管上的標碼被人為刮掉,被販賣給不法分子,失去監控,令人擔憂。

鄭炳旭說,在國外,一個國家一般只有幾家大的專業爆破公司,而中國僅在建設部注冊的就有2000多家,再加上一些私下運作的公司,數目無法統計,爆破市場魚龍混雜,安全隱患重重。他建議,有關部門應及早研究管理對策,提高爆破行業準入門檻,淘汰弱小企業,讓強勢企業更強,增強其科研水平后勁,形成一批能參與國際競爭的大企業集團,促進整個爆破產業進入良性發展。鄭炳旭同時建議,公安等有關部門應加強對爆破行業的操作流程和爆炸物的監管,強制推行爆破施工全過程監理制度,以避免大的安全事故發生,給爆破產業創造一個有序、安全的發展環境。

打印本頁

山东彩票群英爱彩乐 丹阳市| 常德市| 怀来县| 牡丹江市| 吉木乃县| 庆元县| 吉安市| 萨嘎县| 鹤岗市| 延寿县| 池州市| 岳西县| 潮州市| 姜堰市| 衡南县| 泾源县| 广元市| 临汾市| 金堂县| 靖江市| 宁蒗| 彭阳县| 垣曲县| 盐边县| 勃利县| 松潘县| 两当县| 逊克县| 福州市| 犍为县| 新巴尔虎右旗| 广宁县| 东光县| 阳江市| 正定县| 长寿区| 吉水县| 海宁市|